雲林角頭 台西 林清標 雲嘉海線一帶黑道教父 1994年提報流氓.傷害致死 1996年殺人.妨害自由.流氓 1997年提報治平.職棒簽賭 1999年提報治平.職棒簽賭(徐生明被刺案) 「標哥」林清標是雲林台西的角頭,以前在監所與其他雲林角頭共組「雲霄會」,是台灣三大犯罪組織之一天道盟旗下的分會。 雲霄會,又稱為「凌霄會」;活動範圍在中部以雲林的台西麥寮、四湖、西螺、虎尾等一帶為主,在台北亦有發展。該會是由發起人蕭澤宏在一清專案管訓期間,在北所與吳姓、李姓等角頭共創天道盟,出獄後在台北籌組成立,早期活動範圍涵蓋台北、淡水等地區。 1990年6月,蕭澤宏復在台北市成立濟公會,原雲霄會事務則交付林清標處理。之後,林清標回到雲林與台西、麥寮角頭共同組成雲霄會在中部發展。林清標(標哥)、原本亦是雲林縱貫線一帶的教父級人物;有「幽靈幫主」稱號,電影「台西風雲」以其事蹟背景為題材。 1993年9月22日,發生不倒會會長在彰化芳苑鄉遭狙殺的命案,數年後,警方查出有雲霄會黃姓、趙姓等份子涉入其中案件。 當時雲霄會主要活動範圍在雲林的台西、虎尾、西螺一帶,在當時的名氣非常壯大,也以兇狠出名。 林清標為人也非常海派,廣結許多朋友,在縱貫線上都知道「標哥」林清標的名號。「標哥」林清標也有「幽靈幫主」的雅名,不過「標哥」林清標現在以是退隱的身份了,但因靖平專案的關係有官司纏訟在身。 而現在有許多角頭都是當年林清標的小弟,如嘉義縣角頭‧「瘋琴」廬照琴(前陣子因澎洽洽案有牽連而被媒體大肆報導)。 早期的電影「台西風雲」也是改編以「標哥」林清標為背景題材。 「黑松」蔡永常是雲林北港、口湖一帶的角頭,論輩份的話「黑松」比「標哥」較低,畢竟「標哥」林清標在縱貫線上發光時,「黑松」蔡永常當時還是個年輕人。但「黑松」蔡永常江湖道上份量與地位不輸上述的「標哥」林清標。 早期的「黑松」以兇狠出名,為人非常海派,與從北到南的幫派、角頭皆有深交,早期也曾北上在外省掛兄弟的地盤闖蕩江湖,也與竹聯幫...等等外省掛多位極具份量的大哥有深厚的交情。傳聞從北到南的幫派都曾要拉攏「黑松」蔡永常,但「黑松」蔡永常卻不參於任何幫派或隸屬於哪一方。 而早期藝人高凌峰的斧頭案,高凌峰尋求「黑松」蔡永常援助並由黑松代為擺平,也讓「黑松」蔡永常在當時江湖上的名聲更是浮上檯面。 現在的「黑松」蔡永常早以是退隱江湖的身份,現任縣議員,並以媽祖僕人自居,擔任北港朝天宮董事長專心處理廟務,朝天宮也漸漸恢復從前盛況。老一輩的都說現在的「黑松」蔡永常也早已沒有當年的霸氣了。 雲林角頭中最近幾年來竄起的殺手級人物是黃三祐。

 

出身在本省黑道兄弟最兇悍三大所在地之一的雲林縣的「標哥」,自從出道後和雲林台西、西螺 、虎尾一帶的角頭老大「鳥嘴」、「萬主」、「阿政」、「丁家班」過從甚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四十年代「標哥」一夥的勢力在雲林地區已占舉足輕重的地位,到五十年代他已在「縱貫線」上揚名四海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民國六十年六月十八日,「標哥」因殺人罪被台中地院判有期徒刑七年(後於七十八年九月改判四年八月)羈押於台中市三民路一段的台中看守所內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六十四年六月十九日,「標哥」的黨羽利用他上訴霧峰台中高分院出庭的機會,在台中看守所門前廣場欲上囚車時,當天化日之下,公然將他和台南角頭老大「丁Χ成」等三人劫走,當時這起劫囚案震驚全省,「標哥」的大名在黑道中如日中天,幾乎無人不知,情治單位不眠不休的追緝但就是找不到他的一絲蹤跡,這條轟轟烈烈的脫逃罪在日後被判處有期徒刑九年,後改判四年六個月,比起一般脫逃罪僅被判四月、六月不等的刑期比起來,即知其轟動的情形到何種程度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七十三年九月二十日,「標哥」又因違反槍彈葯刀械管制條例被起訴,於七十八年四月二十五日被台北地院判處五年,但他一直在脫逃罪通緝中。

 

       前幾年地下投資公司風起雲湧時,黑道兄弟也當仁不讓的介入分一杯羹,七十八年間,「標哥」夥同軍火大亨「瘋琴」盧照琴的貼身保鏢「馬龍仔」魏進雄、「天道盟」要角「炮吉仔」、蔡金銅、謝益恆等人,冒用十大槍擊要犯之首「鬼見愁」林來福的名義,持槍將「鴻源」機構副總裁於勇明押到中部,強迫於勇明交出一億元的「贖金」,最後於勇明付出八千萬元後才獲得釋放。

 

       林來福何許人也?當他知道被冒名後,憤而展開追緝行動,七十八年六月八日凌晨,林來福約「馬龍仔」魏進雄在台中市西屯路十三號公墓「土地公」神桌前談判,「馬龍仔」坦承參與其事,但表示參加的黑道角頭老大很多,他僅分得一千萬元,他願拿出三百萬給林來福「吃紅」。

 

       林來福等人大怒之下,連開六槍射殺體型慓悍的「馬龍仔」,並透過電話秘書公司,通知在中部烏日一帶頗有名氣的其胞弟「道明」收屍。

 

     「馬龍仔」被槍殺時,記者當時任職某晚報採訪社會新聞,一大早聽說「馬龍仔」遇害,即搭乘「中時」晚報記者簡小胖的轎車,匆匆趕赴現場,但找遍了大度山上所有的公墓,就是找不到第十三號公墓,結果花了二個多小時才在大度山下西屯路 頭找到該公墓,一下車先看到當時的四分局刑事組長柯驥郎,在他的指揮下見到身穿白圓領衫的「馬龍仔」躲在「土地公」神桌前,他雖然身中六槍但沒有流多少 血,現場留下六顆彈殼。

 

       林來福黨羽由「馬龍仔」口中證實「標哥」也涉及這件冒名勒索案後,即下「武林帖」約「標哥」談判,雙方約在高速公路上用無線電講機談判,最後「標哥」吐出三千萬給「鬼見愁」吃紅,雙方才避免一場慘烈的火併。

 

       據接近「標哥」的黑道兄弟透露,他本人很少搞賭,身邊追隨的大都是雲林台西一帶的子弟兵,他對「黑牛」黃鴻寓愛護有加,他的落網「黑牛」的情勢將亮起「黃燈」。

 

文章標籤

Xie Yu 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